关灯
护眼

第013章 罪臣之女VS大祭司(13)

      
“祭司大人居然……当街行凶?”
百姓们纷纷议论,一个还比一个声音大。
秦添讷讷地看掉下来的凶器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自辨清白。
的确他离得最近,的确从他身上掉下来的,就这么蛮横地让苏姣姣闭嘴么。
即使围观的百姓没有一个敢上前喝问,秦添心中还是有股难以描述的悲伤。
“秦添,他做错什么了?”苏姣姣的眼泪如山谷的清泉,汩汩地流下颌角,然后浸湿了衣襟,一颗本就不合适的心脏,被狠狠地刀得千疮百孔。
“我没有。”秦添仍旧在无谓地重复,没做过的事情他不会认的。
可也不是罗琛,宛如手足的好哥们儿怎么可能会害自己。
“秦添,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。”苏姣姣默默地拂过留痕的脸,替他合上了眼睛,又拿袖子拭去额间的血渍。
“节哀。”罗琛见这情景有点不在掌控中,想着感觉先撤了。
再这么僵持下去,迟早要被上报丞相那里。
“秦添,为什么?”苏姣姣受了原主记忆和情愫的影响,这次受了不小的打击。
留痕对原主来说,感情不逊于秦添。
只是一个是亲情,一个是爱情。
苏姣姣更清楚,爱情哪里有亲情重要。
往往留痕说一个“不”,苏姣姣都不会忤逆他的意思。
“我说了,我没有。”
随着罗琛的离去,留痕的真正死亡开始,百姓们也都渐渐散去,各忙各的去了。
阎罗王秦添,今日算是栽了个大跟头。
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站在祭司府门口,同秦添心平气和地对话。
而且这“气和”还是秦添的,苏姣姣是“气炸”的节奏。
“秦添,你有没有杀过人?”
苏姣姣瞄到他眼中闪过的犹豫,赶紧追着问下去,唯恐错过这个机会。
“苏姣姣,我没有,杀他。”秦添攥紧了拳头,努力克制着暴躁,依旧是淡淡的口吻。
“那程家呢?”
苏姣姣这个话题转得很妙,留痕撇开不说,那么程远一家上下,总得编一下吧。
“程远的死,与我无关。”秦添的牙齿在咯咯作响,毫无证据地在她面前坦白。
“呵呵,是么?”苏姣姣骨子里就是不信他,一个大祭司,留着她的命到现在,知道身世也不上报,十有八九是夜不能寐吧。
“恩,骗你没好处。”
“告诉我真相,我就走。”苏姣姣不想再废话再演下去了,留痕的牺牲已经是个惨痛的教训了,接下来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风雨。
“真相就是—你确定要听?”秦添却改了主意,苏姣姣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性子,这一次他绕开不回答,下一次没准闹到了后宫。
要是被太后和金崇瞧见了,那才是真的失控。
“嗯,要。”苏姣姣真的以为秦添想通了,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等着答案。
秦添吹了声口哨,祭司府的门从里面缓缓打开。
“进去说。”不等她点头,他推搡着她跨过了第一道门槛。
苏姣姣一步三回头地看无辜的留痕,秦添朝一个侍从点点头,小侍从就屁颠屁颠地跑去抬担架了。
人死了不是什么大事,但不妥善安置就太不尊重逝者了。
祭司府她是第一次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