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033章 罪臣之女VS大祭司(33)

      
“姑娘,你说是吧?”
秦添阴阳怪气地问道,苏姣姣并没想好说辞。
本来以为来的人只有司迩利,谁想得到秦添也在。
“这位是?”
苏姣姣也是壮着胆子,前天才争得面红耳赤,此时此刻倒像是第一次见面。
“你前天惹的祭司大人,这么快就忘了?”司迩利不想再惯着苏姣姣,偶尔的善意谎言他可以容忍,但睁眼说瞎话的还不批评,那是真要害了她。
苏姣姣万万没想到,连司迩利都帮着秦添。
这算个哪门子亲爹。
根据程卯的意思,司迩利对原主亲娘还是有真感情的,所以对于失散多年的亲生骨肉,不是应该多少有些包容的么。
居然当着—劲敌的面,斥责她的不识大体。
倒显得是苏姣姣不够懂事了。
“哦……是他啊,还请司丞相为我做主!”苏姣姣马上把话题转移了,闷头跪地恳求道,“祭司大人杀我师兄,烧我全家,不知这等过错,论律法该如何处置?”
要是秦添没添油加醋地看她表演,苏姣姣或许不会打算自揭伤疤。
原主悲惨的人生,其实还没出生就注定了。
司迩利和程月禾,打从一开始就是场错误。
但,陷入爱情的女人都是盲目的,看不见对方的任何缺点。
原主也如此。
回答苏姣姣却是秦添,他低沉沙哑的嗓音如故,一字一顿说,“其一,你师兄的死因有待查证;其二,你是个孤儿,哪儿来的全家。”
苏姣姣哑然,放在眼前的铁证,秦添都可以当作无物;那么无疑程家血案的幕后,他就算知道,也不可能都告诉她。
还是要进宫。
而且她还只能答应。
苏姣姣猛然发现,柳儒和秦添均是点到了“医官”,莫不是柳儒也被他收买了。
亏的秦添还号称“太后”权力滔天,他自己才是权倾朝野的那位。
而原主的户籍记载,确实也是无父无母的孤女,因为好心人路过,她才得以在云隐寺长大。
苏姣姣咬咬牙,拿不出什么反驳秦添,只得改口道,“那诸葛大人犯的错,还请司丞相替民女做主,还民女一个公道。”
司迩利这边还没开口呢,秦添又是抢先说,“我倒有一个提议,大人要不要听听?”
虽然祭司和丞相官职平等,但双方对彼此的称呼,通常都以“大人”代之。
司迩利没有台阶可下,也只能点头准了。
总归苏姣姣是恨不到自己头上的,司迩利也就没当回事儿。
“那么姑娘你呢?”
苏姣姣刚想说“大可不必”,谁知嘴巴张开喉咙还没发出声,秦添就自顾自说了下去。
“想来姑娘也没意见。不然大人把诸葛翔交由我,我还姑娘一个侍女,算是交换了个看护,这样可好?”
苏姣姣隐隐觉得,秦添指的是被关押的少女。
可她连那丫头片子姓甚名谁都不知道,不会这么快成了秦添的眼线吧。
司迩利听罢,脸色立马垮了,轻蔑道,“祭司大人好手段,区区一个丫头受辱,就要断我一个臂膀。哼,天真!”
苏姣姣也知道司迩利不可能答应,也是能理解他的出发点,只是在众人面前这么说,到底还是伤心了。
不过也是,她一个被遗弃的孤女,有什么资格妄想和奢求父爱。
秦添不自主地看向苏姣姣,眼睛里好像要告诉她三个字“听见没”,尽是热嘲和冷讥。
“丞相大人哪里话,这不是暂时请诸葛兄移步避避风头?”秦添如春风般的得意,全然没有因司迩利的话表露不快,甚至他更觉畅快和恣意。
“避避……”司迩利转念一想,秦添说得确实在理,只是他说的“还一个侍女”又何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