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039章 罪臣之女VS大祭司(39)

      
一百两什么概念,对罗琛来说就是天文数字;而对后宫女子来说,不过一支发钗。
罗琛带着一身的晦气离开丞相府,同样也将一肚子的委屈撒到了二子那里。
晚吹堂的掌柜一瞧,立马召了几个兄弟,准备明天好好给秦添上一课。
这一次,罗琛没拦着,只是叮嘱他们要小心行事,别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二子拍拍胸脯保证,只是小惩,走个过场。
罗琛心头不觉一颤,二子的“小惩”,秦添怕就是“酷刑”了,急忙补充说道,“无论如何,别伤了自己就好。”
二子迟疑了一下,机械地点头答应。
殊不知,丞相府内院的姑娘,早就把罗琛的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个百来十遍。
丫鬟云儿原先还慰藉来着,可苏姣姣一嗓子震碎了屋内的各类瓷盏,当即被吓得半死。
看上去平易近人,怎么脾气这么大。
云儿甚至还庆幸难得摊上这么个贤良温婉的主子,到头来也没好哪儿去啊。
“姑娘,东西丢就丢了呗,我们早些歇息?明日就都好了。”
“可拉倒吧!”苏姣姣很想说,那么多贵重劳什子,不是罗琛干的好事,还能有谁。
最要紧的是,苏姣姣对被偷走的东西,心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。
那些都是鬼面人买来哄她开心的,为什么偏偏就在眼皮子底下不见了。
“姑娘,你再不睡,明天起不来便罢了,还有黑眼圈,化妆可就不好看了。”
云儿在做最后的劝诫,抬头看了眼浓浓的黑幕,似乎不再存有早日放松的可能。
“你先睡,我想静静。”
苏姣姣多少也知道点儿大户人家的规矩,比如主人家没熄灯躺下,她这种贴身丫鬟,即使被吩咐都不敢合眼。
好在云儿是个机灵的,先是听话带门出去了,实则偷偷又搬个小板凳坐门口,选在苏姣姣看不见的地方守着。
其实好看不好看的,苏姣姣根本不在乎。
识海的知识库又丰富了许多,只是她也跟不上步伐,这奇奇怪怪的菜药和症状说明,恰恰都是最看不下去的艰涩文字。
【宿主,进宫后先要找到内应,眼睛要放尖一点。】
死神系统说完就消失了,不论苏姣姣怎么呼唤,它似乎都没有冒泡的意思。
这家伙……苏姣姣呆呆看着识海的东西出神,一个字一个字地读道,也不知不觉印在了心底。
银白色的月光泻下,在窗棍上映出好看的倒影,苏姣姣的眼皮慢慢合上,沉沉入睡。
外头候着的云儿,竖起耳朵听见微弱的鼾声,小心起身绕到窗户边,果然瞧见她趴桌子上了。本想推门进去扶上床来着,却被突然出现的司迩利吓了一大跳。
“大!”
司迩利眼神狠狠一瞪,云儿便明白要保持安静。
司迩利对云儿摆摆手,附耳低声道,“明日起早再伺候沐浴,切记不可让旁人靠近,事事须是你亲为。”
云儿还以为司迩利要进去来着,可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她便不好提“要不要挪上床”。
故而等到司迩利走后,云儿直接就回房睡下了。
静悄悄的内院,偶有清风吹过,枝头飞来一只画眉,准准地能看到屋内的人。
“闭嘴。”
子夜刚过,突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,似乎在和那只画眉鸟说话。
画眉鸟竟很乖巧地闭了嘴巴,然后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推开房门。
他看见了那个女子:一只手随意地垂下,另一只手枕着脸,衣裳还没换下,蝴蝶般微憩的睫毛,如海棠般红润的唇,不由得咽了咽口水。
不知道盯了多长时间,反正他站得腿快麻了,只好使劲儿把指甲往肉里抠,缓缓回过神来,拦腰抱起娇小的女子,轻轻放下后赶紧盖好了被子,生怕她一个翻身醒了。
“布谷~布谷~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