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043章 罪臣之女VS大祭司(43)

      
“进来吧。”
丽妃的声音很好听,就像山间清泉般沁人心脾。
“你……是,民女苏姣姣,见过丽妃娘娘,娘娘万福金安。”
差一点又暴露了自己,苏姣姣掐了下大腿才反应以来。
“苏?”丽妃慵懒的声音传来,隔着珠帘,依稀可以看到一个淡衫的婀娜女子,斜斜地靠在贵妃椅上。
“苏姣姣,民女叫苏姣姣。”她唯恐丽妃忘了,赶着热度重复了一遍。
“哪儿人?”
“祖籍……云,生于似锦城郊,长于荒山野岭,民女也不知道。”为了表露自己的无知愚昧,苏姣姣只得硬着头皮装傻充愣。
贵妃椅上女人“哦”了声,一双纤纤玉手搭在宫女腕上,缓缓掀起珠帘,一张白皙光滑的脸蛋露出来,也是个倾城的美人胚子。
秦添心尖儿上的人?
不然苏姣姣想不出来,还有什么理由让许太医这么帮衬秦添。
“抬起头来。”
丽妃慢慢走近,只觉得苏姣姣身上有某种熟悉的味道,便愈发想仔细看看。
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如水中待放的莲花,浊而不妖,
“许太医,叫你来的?”
丽妃早有耳闻,太医许氏对他的景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但没料到居然送来个不相干的姑娘。
还是太医院的装束,生得也不怎样样,可以说是极度丑陋的。
丽妃一时也没搞懂许太医和秦添,二人搭戏台子意欲何为。
收留她?
还是—丽妃忽然想起,不日前秦添的现身,说是要找柳儒,难道说因为她?
“你们都下去。”
伺候她的少说有二十来人站在屋内,另还有十人分散在看不见的地方,比如暗门内,或是柜子里,都是金崇为保护她。
“谁派你来的?”
“回娘娘,许太医。”苏姣姣当然不会扯出司迩利,毕竟还不知道丽妃是敌是友。
“他可没这么大权利,弄有一个姑娘家进宫,还是太医院。可曾学过医?可曾问过诊?进宫前在做什么?”
“回娘娘,要饭。”苏姣姣说的云淡风轻,丽妃听了可一个字都不信。
苏姣姣要饭,怕不是赖着司迩利家的口粮。
“好好说话,大家都是女人。”
丽妃对她的防备之心没有那么重,到底是司迩利那边的,只是真心还是假意,那就得考验考验她一下了。
“不,”苏姣姣跪在地上退了好几步远,小心翼翼地否认道,“您是天子的女人,而民女至今未婚配,还是个黄花闺女。”
丽妃心头微微一颤,这女子看上去不谙世事,蹦出来的每个字倒都能把人气的半死。
“苏姣姣,太医院就是这么教你同娘娘说话的么?”丽妃显然不高兴了,何曾被个相貌丑陋的下人给说道了。
她根本不屑于成为金崇的女人,但确实没法从头来过。
秦添真的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。
丽妃还没入宫的时候,便悄悄将年少的欢喜藏于心里;可当喜欢的少年再出现,溢于言表的喜悦和复杂油然而生。
这就好比自家的白菜被猪拱了—即使金崇各方面条件都很优越。
不过这一茬,苏姣姣完全弄反了。
“娘娘说的是,但—”苏姣姣推敲着丽妃的语气,算着她应当和司迩利不是一腿的,遂鼓起勇气娓娓道来,“但这规矩,民女是和秦大人学的。”
还秦大人……
丽妃也痴心妄想过这样亲昵的称呼,可好像秦添的每一次露面,都是他先躬身行礼。
而她完全没机会这样喊他:秦大人、祭司大人,不论哪一种,都是丽妃想叫的。
“几日前,柳儒去了趟丞相府;几日后,你就主动投怀送抱了。难道不是想争宠?”
丽妃见怎么都撬不开她的嘴,干脆直接拿这荒唐的事情栽赃于她。
在后宫,非主事娘娘点头,女子凡动了勾引皇帝的心思,那必得被处死,即刻斩首。
丽妃生性不喜杀戮,只是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,面对苏姣姣,总是控制不住地恼火。
苏姣姣仿佛是丽妃挥之不去的阴影一样,久久都不能离去。
“民女,想报仇。”苏姣姣也是坦荡,什么爱恨情仇,复仇任务大过天。
“我凭什么帮你?”
“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目标,当今太后娘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