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047章 罪臣之女VS大祭司(47)

      
罗琛不由得疑惑问,“你—脑子抽了?”
苏姣姣有多黏糊秦添,别人说不出来,可罗琛是什么都见过。
好几次都差真扑倒了,秦添也就真要就范了,都是被罗琛的闯入而中断。
所以原主很不喜欢看到罗琛,最大的原因就是煮熟的鸭子说飞就飞了。
士可杀不可辱。
她清楚地记得:月色很美的一个晚上,原主赤裸着缩在被褥里,闭上眼睛等待秦添来拆开一份浪漫的礼物。
但秦添,什么招呼都没打,就这么用轮值,好几个晚上没回去的由头,消失的无影无踪,连着好几个月对原主都避而不见。
其实那个时候,原主只要胆子再大一些,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。
只可惜,原主不愿意勉强。
虽然霸王硬上弓这种事情,现在的苏姣姣也不见得能做出来。
“你才抽了,追了这么久的人说放手就放手了?”罗琛鲜少在苏姣姣这儿碰的一鼻子灰,通常都是她巴结自个儿,求着他帮忙牵线两人的偶遇和独处。
但只有罗琛最清楚,欲擒故纵的招式没有一次不是出自当事人秦添的授意。
罗琛虽是个局外人,但也瞧不起苏姣姣爬不起来的狼狈模样—不就是秦添爱搭不理,可去火海救人她怎么忘了。
“我……他不值得。”一想到丽景苑的见闻,苏姣姣恨不得生吞了秦添。
呵呵,有了心上人,还和原主不清不楚的;而且总是给她希望,脚踏两只船的人品都比之高贵许多。
“不值得?”罗琛自知和秦添从来都不是一路人,可头一次听见个爱慕多年的女子,由热情似火突然变得冷漠和陌生。
罗琛一时间不知他们之间到底怎么了。
一定是触及底线的事情,肯定是秦添惹毛了苏姣姣。
“他怎么你了,同我说说?”罗琛打趣道,主动当起了和事佬,似乎只有安慰好苏姣姣,秦添那边才好说话。
不想,罗琛还想接近苏姣姣的时候,遛马吃草的景和再度出现。
“罗督军,苏姑娘是府上的贵客,您还是从哪儿来,回哪儿去。”景和一向看不惯罗琛,风流倜傥的外表下,下面藏着一颗阴暗深沉的黑心。
别看秦添外号“活阎罗”,真论起阴险狠毒,罗琛才是王者风范。
“哟,怕我吃了她?”罗琛眯着眼睛笑道,丝毫不把景和的话放心上。
“不过我对你没什么兴趣。”倒是苏姣姣先否认,免得又被罗琛落下口实。
哪知罗琛不以为然,嘴巴快翘上天了,“要吃她的是太后,应该今晚就会敲门了。”
话甫一说完,罗琛煞有介事地拍了拍苏姣姣的肩膀,然后潇洒地朝城内走去。
苏姣姣隐隐感到一丝不安,罗琛纨绔是一码事,可绝对没有必要扯上太后。
凶手竟这么快就找到了自己么,这让苏姣姣有点猝不及防。
“景……你是叫‘景和’吧?带我到这鸟不生蛋的破地方,他究竟图的是什么?”苏姣姣不喜欢绕弯子,横枪直入地问起。
景和悠哉悠哉地吹起了口哨,似乎在和另一方对暗号,一会儿平仄起伏,一会儿高低错落,像极了某军队的暗号。
要是没记错的话,原主在云隐寺也曾听见过一样的声音,不过比景和吹的要低沉许多。
“谁教你的?”
“姑娘,走吧。”直到哨音的徘徊终了,景和才有牵来马车,请她上坐。
可苏姣姣不但没上车,还凭着九牛二虎之力拽断了缰绳,那马儿一声狂啸,眨眼间就跑的没影儿了。
景和闷闷不乐地看着“罪魁祸首”,纵然心中万千苦楚和抱怨,也只能默默吞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