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050章 罪臣之女VS大祭司(50)

      
鬼魅的神情变得紧张起来,任谁都没有想到此女说动手来真的,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。
而它们心中再清楚不过了,熔化金属后,溅到身上,非死即残。
那般撕心裂肺般的疼痛,绝非寻常鬼魅能忍受的;身体机能的不一样,同样造就了它们对温度的感知有差异,对忍受力的程度不一样,一点点就会断送了性命。
“有话好说。”另一只鬼魅站了出来,相较于看同族煎熬,假意示好可要聪明许多。
“嗯,斗篷拿来,你们都没事。”
她钻了个空子,因为鬼魅不是人,所以杀错什么的,并不会影响生命值。
“你找到了么?”刚才发声的鬼魅并不知道苏姣姣是看准了才去扑,只以为她脑子短路去试试看身手。
“当然—”苏姣姣眼光一寒,耸肩无奈道,“没有,现在给我,我便饶你们一命。”
一鬼魅莫名地心软了,好像看到熔化到不能自已的同僚,并不想自己也受此折磨。
“好……”
可当倒戈的家伙要拿出斗篷的时候,长者一把夺了过去,悬在方才她打翻的煤油灯上。
眼看着火苗窜到了斗篷一角,苏姣姣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有点魔怔。
好像一切都又回到了祭坛上的无情嗜血,她的狠辣和决绝,连死神系统都为之汗颜。
不然,它也无须提出涅槃重生的交易。
用若干世界的复仇幌子,一点一点消磨她心中的仇恨,等到她心底的纯良全都回来,它也算功德圆满了。
“哼,挡我者死。”
在鬼魅反复横跳的影响下,她性子一转回到了妖族,欺她负她的,都落不得好。
她发起火来,耍起狠来,连全尸都不给对方留下。
【宿主,不要—】
哪知死神系统还没说得出来,她竟是用了妖族的法子—熔化所有的冷兵器,要它们一同死无葬身之地,届时现出原本的模样,还愁拿不到斗篷和那张面具么。
什么要不要的,她的字典里就没有“不”这个字,决定了去下狠手,亦不会犹豫。
第一盏煤油灯下既然有磁场,她笃定其他灯下或多或少都有厉害的东西。就算不如磁场一样威力无穷,也不会和薄纸一样轻如草芥。
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了焦距,深黯的眼底充满了愤怒。
她缓缓走过每一盏灯火,轻轻用手打翻,重重地摔在地方,一个小火星渐渐燃起了熊熊烈火。
如果没有这些冷兵器,她很确定鬼魅不受任何影响。
可若多了些金属在其中,受影响最大的便是这些鬼魅。
熊熊的火焰正肆无忌惮地扩张着它的爪牙,企图把这片开阔的地方全覆盖在它的统治之下。
“姑娘,你我并无愁怨,何故如此?!”
刚才选择站边的一只鬼魅,这才幡然醒悟:她何止贪恋掌门人的斗篷,还一个都不放过。
想成为鬼魅后,要想上到地面上恢复人形,一靠鬼面,二靠宿命。
显然秦添的宿命不该亡,而它们的生命走到尽头以后,就注定要在这阴暗中苟延残喘。
“因为,我不开心。”
她不开心是看见斗篷被点着了,上因为鬼魅的脑子听不进去,是因为秦添的精神在作祟。
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她的每次积郁,十有八九都和秦添脱不了干系。
“你不开心拿我们撒气作甚!”
它们一面儿鬼哭狼嚎,一面儿试着讨一个说法。毕竟秦添惹得风流债,凭什么要它们拿命去换。
“你们是他的……东西。”这个道理硬是被她掰了回来,既然对秦添唯命是从,那么先搅个天翻地覆总是没错。
倘若真的出不去,她寻思着它们烧死后,散发的恶心气味多少都会引来旁人。
有人来的话,她觉着出去也不是太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