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061章 罪臣之女VS大祭司 (61)

      苏姣姣一喝下去,喉咙微动,那酸爽感不断地在刺痛神经,一个没耐得住就倒下。
这场昏沉沉的“装睡”,苏姣姣之前才经历过假死,瞒天过海,差点没吓死个人。
“苏……”秦添没想过她喝的这么痛苦,哪里有半点在祭司府门口拉拉扯扯的泼妇模样。
但他更希望此刻的苏姣姣,有那样的无理取闹,黑白颠倒。
也许秦添真正心动的一刻,也就是暗中发现她勾结香客后,仍对他死心塌地的爱着。
只可惜,秦添很明白这副身躯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:唤醒那个人的意识,帮那个人实现每一个心愿,得到每一样东西。
巧的是,苏姣姣就是那个人。
而这些庞大冗杂的讯息,都是被丢在冷兵器库的鬼面告之的。
“心疼了?”太后没有给秦添拿出免死金牌的机会,甚至连嘴皮子提都没有。
免死金牌,太后很希望获益者是秦添。
“嗯,微臣是心疼娘娘的院子。”秦添心里面一千个一万个后悔,可面对杀人如麻的当今太后,他除了比她还要冷静,别无选择。
那些杀你的,我定会讨回来。
从秦添获取苏姣姣就是那意识的继承者后,他终于开始大胆换上鬼面,想方设法地陪伴左右,抹去所有的潜在危险。
“呵呵,无妨。你回吧。”太后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苏姣姣这个大麻烦,更欣慰的是秦添主动给办了。
事情办好以后,太后巴不得他立马消失。
因为有些人一旦用完了,得赶紧踹远,否则影响到后面的发展,没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卖的一丝不挂。
“娘娘急什么?”
秦添来的时候没有看到程幺棣的身影,料想是被太后先处理了,至于去处哪里,问问总是好的。
“还有事?”太后也未想到程幺棣会和秦添有关,反倒是从侧面说明了他并非忠心。
既然二人的芥蒂始终没有消除,太后索性不再端着,展示最真实的一面给他看。
“有,那个男孩,不谙世事,微臣愿意抚养。”秦添更进一步地提出“抚养”而不是“教养”,几度让太后哽咽接不上话。
这么大个头,秦添好意思说“抚养”?
“秦添,人是犯人,你就不怕脏了名声?”太后天真地以为秦添最看重的会是名声,哪里能想到他是个感情至上的人。
在遵从吩咐干掉苏姣姣,秦添就越发坚定起来:有朝一日,肯定要她血偿。
“我的鲜血还少么?”秦添毫不在意,多一个、少一个的,的确不会产生什么波澜。
“不少,但你可以不再染指。”太后这倒是好心好意劝服,没几个女子真的受得了秦添的暴躁脾气和冷漠性格。
“不,微臣不止要那个男孩,也要将她的尸首带回去。”
“那你让狗吃什么?”太后可没想给苏姣姣一具全尸,扔到乱葬岗已是天大的恩赐。
“娘娘,人都死了,不能稍稍留点尊严吗?”即使她是当今太后,可一动了苏姣姣,秦添的态度和眼神就要吞了世间所有的怒气。
“尊严?”太后高声质问,“不如秦添你说说看,死人,配么?凭什么配?”
秦添很想说“她不是死人”,因为鬼面传达的信息不会有错,只是苏姣姣有自己的一份重任要去承担。
“凭她,凭她,凭她是司迩利的女儿,”秦添思来想去,好像仅有这个依据够劲爆。
“你说什么?”
太后起初只是猜测,但秦添这点儿帮她证实了一二。
“司迩利的女儿,娘娘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。”秦添却是在极力挑唆丞相在太后心中的印象,不断地抹黑、造谣、诋毁,才能有苏姣姣重生的契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