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074章 青楼花魁VS东宫太子(2)

      霂霖没等来萧宁文字性的回应,只有轻微的鼾声,她用力一抬腿,男子紧抱的双手便松开了,再一抬脚,雅间的门就开了。
尽管这个点理应安静得连地上掉根针都能听见,但风月斋的生意仍是异常红火。
人声鼎沸的堂厅,人影绰绰的雅间,霂霖架着个丫头,赶紧加快了脚步奔出楼外。
霂霖算着时间,快到子夜了,要是再晚,徐妈妈怕是要动用家法了。
徐妈妈是怡红院的老鸨,自霂霖签卖身契以来,是说话最多,也是打骂最频繁的。
除了每年准下原主的探亲假,另有生辰一日小假,可以同家人团聚,也可同友人相约,在生辰日子夜前,所有言行都不受管制。
怡红院依旧是灯火通明,金碧辉煌的楼宇,飘香的胭脂水粉,无一处不散发着奢靡。
“哟,这谁家的俊俏小郎君,怎么带个姑娘进门!”
“就是!我们怡红院的姑娘,哪个不比他怀中的好看!”
“谁说不是呢?就连我们的洗脚丫头,也要比她好上成百上千倍!”
“切!”
“哼!”
几个姐妹你一言我一语地嘲讽霂霖有眼无珠,她冷冷地扫过几张脸庞后,轻声说道,“姐姐们,琼瑶你们都不认得了?”
琼瑶?
不是那克夫相的扫地丫头?
几个浓妆艳抹地纷纷看向少年,脸庞真是卓越,细看其眉眼果真是霂霖所扮。
她们个个儿都是伺候好了客人,卖弄风情地斜倚在楼梯上揽客,头上皆是一个比一个更要招摇的钗环。
“还知道回来呀,不容易,太不容易了!”
率先讥讽她不守规矩的女子名唤“流月”,是原主在怡红院的第二号敌人。
“月儿,你这话说的,人家是有弟弟的人,可不像你,死了爹娘,连远房亲戚都不待见!”
其次借着话茬反讽她的女子名唤“锦瑟”,是原主在怡红院的头号敌人。
怡红院有云:锦瑟一出,漫天星光;霂霖一现,日月消沉。
而徐妈妈为了维护这京城青楼的和平,不得不令霂霖长期戴着面纱弹拨琴曲,除了楼梯上几位头号花魁,并无其他姑娘识得。
徐妈妈刚好送完两波贵客,才转身便瞧见二楼楼梯口僵持不下的几人。
“琼瑶喝多了,还不扶上去!”
就算霂霖化成灰,徐妈妈都不可能认错。
要说她的福气,最大的莫过于沾了东宫的光。
虽然萧宁如今被废,但人的面儿和地位摆在那里,完全不是她一个小妇人惹得起的。
哪知锦瑟和流月等人站成一排挡住了去路,霂霖纵使有心也无力,只得提高了音量,大声说道,“几位姐姐没听见么?妈妈说,(要我)扶琼瑶上去。”
“流月,柯大人还在呢!”徐妈妈不敢得罪锦瑟,于是把矛头转移去了她人。
流月一对上那无情的眼神,心中已有了结论,遂腾出位置让霂霖过去,自己则乖乖回到房间,凝神贯注地听着外头的声响。
霂霖的上楼之路尤为艰难,眼下花楼虽然到处洋溢着风韵,却没什么堂客在点曲听戏了,剩下的大都宿在姑娘们的闺房里,行一夜欢愉,豪掷一千金,醉卧滚滚红尘。
“霂霖,凭你,也想飞上枝头变凤凰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