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078章 青楼花魁VS东宫太子(6)

      “我是你未过门的太子妃,怎么就不能来看看您了?”骆馨虽然被泼了盆脏水,但深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。现在局势很明朗不过,这个叫“锦瑟”的更是太子的心头好,不如和另外一个结盟,齐心协力对付这狐狸精,方可守得家宁。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萧宁确实是希望骆馨知晓他“所属”之人是锦瑟,但绝不是这个时候知道。
因为这就意味着,萧宁后面的每一个晚上都不得不在没有兴趣的女人房中,一觉站到第二天太阳升起。
毕竟他不确定,霂霖的房中是否有骆馨的人蒙混进去,或者骆馨心血来潮跑去找她睡觉。
女孩子家家的心思嘛,着实有不少阴晴不定的时候。
十五岁当天夜里,霂霖就莫名其妙被原主的情郎给叨扰得不轻;
十五岁的第二天,霂霖更是寝食难安地坐着顶轿撵来到了东宫。
都说一入宫门深似海,欲出宫门难上天。
霂霖却感到意外,自己竟能这么快找到个同仇敌忾的“姐妹”,在锦瑟这件事情上,立场和态度表现得出奇一致,是心照不宣的那种眼神交流。
这倒让萧宁觉着不免寒了心。
他可是为了霂霖才故意设计陷害的凉州郡主,某种程度上该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死敌,突然他就成了第三者。
不过霂霖是头一次见到活的太子妃,传说中的凉州郡主,算作半个老乡。
“见过郡主。”原主尚在的时候,从未真正踏足过东宫的土地,亦从未与太子妃打过照面。
“你叫——”骆馨的中原话说得很一般,尤其是磕磕绊绊的生僻字词。
“民女闺名谐音‘睦邻’,寓意是邻里之间和睦相处。但是大师算过命里缺水,故而都用了雨字头的字。”因为知道是同乡,凉州那样的地方大都承袭着大漠的文字,霂霖才仔细地解释了一通。
骆馨听得是云里雾里,最后也就得出一个结论:这姑娘命中缺水,是个火急火燎的性子。
命中缺水倒不见得,话中带刺儿倒是真的。
“好了,又不是教她识字,说这么多做什么。”萧宁瞧见骆馨的第一眼就不耐烦,如今还拉着霂霖说了这么多更是觉得糟心,便想讨个清净,遂转头冲着余光嚷嚷着,“屋子收拾好了吗?还不快带去!”
余光一会意,赶紧扭头对锦瑟说,“姑娘,随我来。”
锦瑟轻轻点头,准备跟着余光去瞧瞧住处,却被霂霖大声呵斥着:
“凭什么就她有单独的,我呢?”
霂霖趁机要求和锦瑟享受同等的待遇,哪知来解围的不是萧宁,却是未来太子妃骆馨。
“无妨,我同殿下要了你可好?”
霂霖一愣,要了自己的意思该不会是做媵侍吧,本来为抚琴女地位就够低下,飞上的枝头原来也只是个假的。
“不好。”萧宁第一个不答应,做的局走到这一步来,并非他心中所想。如今这凉州野蛮女子,居然还想抢走自己的心上人,怕是前几日的教训没吃够,想再尝尝唾沫满天飞的味道。
“我——觉得挺好。”霂霖起初是拒绝的,但萧宁这么一说她又改口了。
与其被太子各种嫌弃,同太子妃搞好关系,当是一个明智的选择。
总归以后要在一张桌子上吃饭,霂霖可不想再像个婢女似的在一旁端茶递水,夹菜盛饭之类的粗糙活计。